繁體

語言

請選擇您的語言

27. 關於人類克隆引發的倫理思考的聲明

翻譯:張琛  校譯:Alison



數十年來,透過克隆(複製)技術,展望為人類的家庭添丁,曾經一度被認為是不經(不合理)之談。隨着遺傳和繁殖生物學有最新的進展,亦暗示人類克隆技術的研發,也許指日可待。基督教的職責是辨明與之相關的深層次倫理問題,亦日漸迫近。作為基督徒,我們懷着對上帝之創造及救贖大能的堅定信心,基督復臨安息日會願意承擔此重任,闡明本會信仰所揭示的倫理道德原則。

動、植物的所有無性繁殖方式──非精、卵結合的繁殖方式,都是屬於克隆。自然界中眾多動、植物繁殖方式屬於克隆,只是它(克隆)以不同形式存在而已。例如:微生物或常見的酵母菌,一個母細胞分裂成一對子細胞;子細胞不僅是母細胞的克隆,而且彼此之間互為克隆,這就是它們的繁殖方式。從玫瑰花叢或葡萄藤中截取一枝,並培育成完整的植株,這也是原植物的克隆。

類似的例子可在許多低等動物中找到。例如海星,母體即使被分成幾塊,它們也能各自重新生出完整的活體。因此,克隆的生物學原理並非是最新的發現。

據悉,這門新技術名為體細胞核轉移術。其本質是從活體中提取細胞並進行處理,將其變得類似一個胚胎細胞。在適宜的條件下,胚胎細胞會不斷分裂,最終生成一個完整的個體。

目前,細胞重組的目標已經實現,方法是將一個完整的成體細胞,放入一個已去除細胞核的較大的卵細胞內。這一階段的卵細胞就相當於一個孵化箱,為重新啟動成體細胞中的基因,提供基本環境條件。對於後代,該卵細胞僅能提供微量的由細胞質攜帶的遺傳物質;卻能像有性繁殖那樣,提供細胞核攜帶的遺傳物質。經改造的卵細胞隨後被植入成年的雌性體內,便開始妊娠之旅。

生物學家研發此項技術,原是為了作為改良畜牧業(指動物)的工具而已。他們希望使用這種方式來培育出一批珍貴的動物,其基因與之前選定的個體完全相同。該技術可能使人類也受益良多。例如,用於醫治人類疾病的新產品(藥物)有望藉此問世,這一切都會使研究者及整個生物技術界甚感興趣。倘若,同樣的技術用於繁殖人類,就會引起倫理道德方面的深重憂慮。

最令人憂心的是醫療安全問題。如果目前這項體細胞核轉移技術用於人類身上,就需要有人捐贈卵細胞。但是由於經過人為處理,大部分(眾多)的卵細胞在胚
胎生長的初期,就會在實驗室裏消亡。其他的則會在移植後流失,也就是說──胎兒會在發育的任何一個階段內自然流產。從這方面講,它與其他輔助生殖手段(譬如試管受精)的發展過程相似,該技術也會引起人們對胚胎和胎兒生命價值問題的高度關注;即使嬰兒能夠足月生產,亦有可能增加先天性缺陷的風險。現在單憑人們擔心(人類克隆技術)會為正在發育過程中的生命(胚胎或胎兒)帶來生理傷害,其實該技術足以被淘汰出局。

另一方面,即使克隆技術的成功率(比往日)有所提高,加上其風險性也被降低,可是克隆技術帶來的種種焦點問題,仍然縈繞人心。例如,不通過卵細胞受精的方式進行繁殖,從本質上是否有問題?諸如此類的問題都涉及到上帝所設計的生殖方式的本質,需在更深入的學習研究後,方能得以解決。

此外,一個讓人們頻頻表示擔憂的問題──克隆人的尊嚴及獨特性可能無法保全。此類風險包括對克隆人的心理傷害,因其有可能被稱為原始細胞提供者的「遲到的同卵雙生體」。人們是否有權如此操控新生個體在遺傳方面的命運?

還有,人們擔心克隆人的技術,會破壞家庭的關係。性關係是夫婦情感紐帶,又承載生育使命,而這兩項功能因此而漸漸弱化。例如代孕,這個諸多問題的方法,可能不時在人們的思想中出來。當人們選用捐贈者的細胞,而不是已婚夫婦的,可能導致關係惡化及責任混亂問題。

另一主要風險是,克隆人的技術可能被用來圖利,而用途基本就決定了他們的價值。例如,克隆某人並讓其淪為可移植器官的「貨源」,這種誘惑並非絕無可能。也有人擔心,這些卑微的「受造者」(克隆人)既出於別有用心之人的策畫,其自主權就難保無虞。而且,自大狂或自戀狂的人,也有可能利用這種技術「克隆」自身。

最後,即使克隆技術日後能取得重大的進展,它仍然可能是耗資巨大。如果人類克隆被商品化,其引起的利益衝突,也許會加劇濫用的風險。

對於人類克隆可能引發的諸多風險及濫用的後果而言,以上所討論的內容,只是略舉一二而已。對於那些以其信仰的道德原則來衡量克隆人是否正確的基督徒而言,停止的理由已經很充分了。但是,重要的是我們不可一葉障目,僅因(克隆人)存在濫用的可能性,便認為此技術不可能被用來滿足人類真正的需求!(註一)實現人類克隆的可能性雖甚為遙遠,卻激發了此篇對基督教相關原則的陳述。

假如體細胞核轉移技術將來用在人類身上,我們以為應持守以下道德原則。
因為該領域發展迅速,所以我們要跟上新的發展形勢,定期審視所提出的原則。
1. 保護人類脆弱的生命。《聖經》對此有明確呼召,尤其是對那些生命最為脆弱之人(申10:17~19;賽1:16~17;太25:31~46)。有損人類生命的勢頭(發展形勢)一旦出現,人們從倫理上就無法接受這門生物技術了。
2. 保護人類尊嚴。人類既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創造的(創1:26~27),本身就被賦予人格尊嚴,要求予以尊重和保護(創9:6)。克隆技術對人類尊嚴的傷害可能五花八門,因此在道德上不能有絲毫麻痺或姑息。對於該技術而言,任何從根本上破壞或削弱人格尊嚴或人類主權的用途,都必須摒棄。同樣,人類克隆技術一旦以實用功能及商業價值作為衡量人類生命的主要標準時,就應在道德上全面抵制之。
3. 減輕人類痛苦。遏制痛苦並維護人類生命品質是基督徒的責任(徒10:38;路9:2)。消除本可避免的病痛是我們的目標,如果體細胞核轉移技術可以預防遺傳病的話,對它的使用是符合這一目標的。
4. 維護家庭。上帝對孩子有完美的計畫,他們應該在充滿愛的家庭中成長,其父母均應親力親為地參與教養(箴22:6;詩128:1~3;弗6:4;提前5:8)。作為輔助人類生育的手段,不管如何使用體細胞核轉移技術,都應以維護婚姻忠誠及家庭穩定為前提。至於其他輔助生育的方式,若有第三者介入(例如代孕),就會引起道德問題,所以最好規避。
5. 謹守管家的職分。不管採用何種形式輔助生育,包括可能使用的、體細胞核轉移技術可能非常昂貴,基督徒作為管家所應持守的原則都不容忽視(路14:28;箴3:9)。為了忠誠地行使管家的職責,尋求此類幫助的已婚夫婦應慎重考慮這筆花費。
6. 實事求是。誠實地傳遞資訊是《聖經》的命令之一(箴12:22;弗4:15,25)。無論在何種情況下,推薦使用克隆技術時都應力求將最精準的資訊公開,包括這種方式的實質、潛在的風險以及所需的花費。
7. 體會上帝的創造。上帝甚願人類在對祂創造大能的感激和體會中不斷成長,包括學習相關的人體知識(太6:26~29;詩8:3~9,139:1~6,13~16)。因此,通過符合道德規範的研究來努力學習生命體的生物構造,這本身是值得鼓勵的。

考慮到我們現有的知識水準,以及體細胞核轉移技術目前所能達到的精確度,基督復臨安息日會不能接受克隆技術用於人類身上。但是,我們有責任減輕人類病痛並提高人類的生命品質,故此我們認為,適當地以動物作為研究對象是可以接受的。

---------------------

生物術語:
1. 等位基因:某一基因的某種替換形式。生物體的每個基因都可以不同形式存在,且彼此間差異甚微。因此我們才觀察到在自然界中,同一族群的不同個體間存在某些差別。例如,對於負責生產血紅蛋白的基因而言,其等位基因之間的差異,會影響到血液細胞運送氧氣能力的高低。
2. 克隆:兩個或兩個以上擁有相同遺傳物質的個體。人類克隆的自然方式是「同卵雙生」。儘管雙胞胎的生命源於相同的遺傳物質,他們今後在生理上仍會各有不同(例如指紋)。另外,由於人生經歷及個人選擇不同,最終他們會成為擁有不同人格的、獨一無二的個體。與自然生育的雙胞胎一樣,利用體細胞核轉移技術孕育的個體與其祖源之間會有差異,這是最起碼的。
3. 細胞質:除細胞核外的所有細胞內含物。許多重要程式都在細胞之內得以完成,包括蛋白與酶的結合,以及細胞產物的製造。細胞質中還有線粒體,這些小個子負責分解食物,為細胞活動提供必需的能量。
4. 胚胎:受精卵發育的初期階段。就體細胞核轉移技術而言,是指被摘除細胞核、並被植入體細胞的卵細胞的初期發育階段。
5. 無核卵子:被摘除細胞核的卵細胞。完成摘除工作,通常要用一枚精細的玻璃針刺入細胞,然後將細胞核帶出,當然這一工作要放在顯微鏡下全程觀測。
6. 生殖細胞:專司生育職能的細胞。對哺乳動物及人類而言,生殖細胞是指精子及卵細胞(卵子)。
7. 妊娠:胚胎在子宮內,從受精卵發育成新生兒的這一過程。妊娠從胚胎在子宮內着床開始,至新生兒出生結束。
8. 細胞核:位於細胞內部的、包含遺傳物質或基因的組織。細胞核外包裹着一層薄膜,從而將其與其他細胞物質分隔開。
9. 卵子(英文複數:ova):即卵細胞。女性生殖細胞。
10. 體細胞:哺乳動物或人類體內除了生殖細胞以外的其他細胞。
11. 體細胞核轉移技術:創造出世界上第一頭克隆動物——綿羊「多利」的技術,被冠以這一名稱。從字面上看,好像該技術使用的是體細胞的細胞核,但實際上,是將一個完整的體細胞與一個無核卵細胞結合在一起。
12. 精子:男性生殖細胞。

------------------------                                                                      

(註一)將來在某些情況下,人類克隆也有可能被認為有益於人類,且道德上可以接受。例如,一對夫婦若實在無法實現自然生育,就可能在不破壞婚姻的前提下,將克隆技術作為唯一可行的生育手段加以慎重考慮,而這類情形是可以想見的。再比如,打算成為父母的人可能攜帶有缺陷、且有遺傳性的等位基因,而他們又不希望生出的孩子患有遺傳疾病。在這種情況下,使用體細胞核轉移技術可以幫助他們的孩子免受遺傳缺陷的困擾。當然,即便家庭忠誠得以維持,人們對於克隆人的個人身份及人格尊嚴仍有諸多擔憂。與其他輔助人類生育的手段一樣,對體細胞核轉移技術而言,蒙福的可能性與風險性同在,須對二者細加權衡。

_________________

本聲明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全球總會執行委員會,於1998年9月27日(星期日),在巴西伊瓜蘇大瀑布舉行的年議會上表決通過。